拉伸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伸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他是个斗地主输10块都紧张的人迷上网络赌博一个多月输了17万

发布时间:2020-01-14 21:07:44 阅读: 来源:拉伸膜厂家

沙坪坝,张先生最近迷上网络赌博,短短时间输了17万,现在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很后悔 本报记者 周凡力 摄

他迷上了网络上的赌博游戏,1个多月时间,输掉了整整17万。他说,也许因为网络赌博,带给他的感觉不像现实生活中输钱那样实实在在,总感觉不到什么,却越陷越深。

如果不是看到一则类似的新闻报道,也许他还会继续沉浮。尽管现在,他已明白赌博是个无底洞,悬崖勒马,却不知如何开口告诉家人自己的这个错误。

现实里,他不会打重庆麻将偶尔斗地主

29岁的张先生是吉林人,在重庆工作。最初,他想着自己创业,搞工作室,后来失败了。去年上半年,他开始在现在上班的单位工作,现在,已经是一个小负责人,管理10多个人。

昨天中午,刚见到他时,他还在上班,眼睛有点充血,满脸的疲惫。“每天晚上抱着老婆睡觉,我就觉得很惭愧,觉得对不起她,想到家乡的父亲,罪恶感更强……”

这类有赌博性质的网络游戏,他在2005年就知道,但一直没有玩过。因为觉得那些游戏设计都很一般,思路简单,没什么意思。而他不会打重庆麻将,平时偶尔玩玩斗地主,打2块。他说,打2块的时候,输个10块钱,心里都很紧张,因为那是真实感觉到的,是实实在在地把钱从包里拿出去。

网络上,最多赢过3万,以后都是输输输

第一天,输掉了6000多元

去年11月,他在网上买了一个QQ靓号。与此同时,他看到网上在卖一款游戏的金币,38元就能买100万金币。出于好奇,他把这个游戏网站下载到了电脑里,但没有玩。到了11月中旬,他打开了游戏,通过网上银行花38元钱,买了100万金币。

网站里有很多游戏,象棋、五子棋、斗地主,还有艺龙单双、艺龙30秒等等。张先生玩的是艺龙单双,有猜骰子大小,也有猜单双。这个游戏,最小押1万金币,最大押1个亿,每局40秒。

第一次玩,张先生运气很好,短短5分钟,他就将自己的金币赢到了2400万。按照100万金币兑换38元,这时,如果他将金币卖出,他就能得到912元钱。可他没有卖,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掌握到其中的小秘密:游戏不会一直开大或者开小,会交替着来。于是,他又买了2000元钱的金币。他玩得挺大,把之前赢的和刚刚才买的,押在了一把上面,结果,输了。他一点不“气馁”,很快充了2000元,又输光了,又买2000元,还是输光了。第一天玩,他就输掉了6000多元钱。

过了几天,自己卡上13万输光

第一天过后,他有两三天没有玩,心中却总想着要把输了的钱赢回来。过了几天,他跑到银行柜台,给一个卖家账户汇去了15000多元,一下买了4亿金币。从上午9点多钟,一直玩到12点多钟,他把金币数从4个亿,赚到了12个亿。

我们同样帮他算了一笔账,4亿金币是成本,花去了15200元,8个亿是赢回来的,也就是赚了30400元。

“人们总不懂得见好就收,或者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收手。”赢了钱,他的心情比较好,老婆上班去了,他出去吃了一个饭,回来继续。他的想法就是赢个5万块,然后自己添点钱,买辆车开开。

可想法归想法,现实终究是残酷的。下午没过多久,12个亿的金币全输光了。他说,已经记不清自己当天还有没有去银行充值,后来打过多少回,他也记不得了,唯一记得很清楚的,就是自己最多的一回,花了3.8万元买了10亿金币,都输光了。

很快,他自己卡上的13万,都没了。

找父亲要了5万,很快输了4万

当张先生把自己卡上的13万元全输光了,“红灯”并没有亮起,他想的不是回头、停下,而是向父亲要钱。他告诉父亲,给自己汇点钱。家里就他一个独子,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一个人在老家生活。很快,父亲给他汇了5万元,有了钱,那不真实的生活又开始了。

“其实,自从那次赢了3万多,我就再也没有赢过,输得越多,想赢回来的心,就更强烈。”张先生说,网络赌博的感觉并不那么真实,或者说,玩的人感觉不到自己已经输得彻头彻尾。去银行汇钱,感觉就像钱从一个账户转到另一个账户,而网上下注,更是点点鼠标,手放在上面,就再也收不回来。

父亲汇过来的5万元,他很快输掉了4万块。

输掉了17万之后 他终于停下了

去年12月28日,他在本报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也是讲一个男子沉迷赌博输掉了所有。别人惨痛的遭遇,仿佛也正在诉说着他的经历,他愣住了,似乎一下想通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趁自己还能回头时,停下吧。

父亲给他的5万元中,还剩下了1万,他把钱取了出来,交给老婆:“这是父亲给你的,让你买点衣服,买点首饰。”

张先生说自己不是炫富的人,也确实不是富人,但以前,兜里总会揣个2000块钱。现在,兜里就只放一两百块钱,够用就行。如果朋友叫打牌,他宁愿自己掏钱请大家吃饭。

“家人还不知道 等过完年告诉他们”

我们也把张先生玩的游戏网站下载下来,本想通过他的账号和密码,看看他的交易记录,看看到底花掉了多少钱。可发现绑定了计算机,通过张先生提供的资料,找到网站客服,取消了绑定,但还是一直没能登录进去。

张先生这种可以算得上接近疯狂的行为,自始至终,家人都不知道。他觉得自己对不起父亲,对不起老婆,可越是这样的担忧、害怕,也就越不敢向家人说明。“马上就过年了,等过了年,我就告诉他们,不管后果怎么样,我都要承担。”

张先生还想说,如果有人和他一样,正在经历着这样的过程,那么停下吧,这是一个无底洞,看不到光明……

(时报通66099999感谢张先生提供新闻线索)

本报记者 万雨

挂号平台收取服务费

名医汇

预约挂号平台网上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