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伸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伸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红光标准兄弟阋墙EVD成本过高推广有门槛

发布时间:2019-09-30 08:23:25 阅读: 来源:拉伸膜厂家

红光标准兄弟阋墙 EVD成本过高推广有门槛

红光标准兄弟阋墙 EVD成本过高推广有门槛

下一代DVD标准鹿死谁手将在明年见分晓   事态的发展对EVD(高密度数字激光视盘系统)越来越不利,这个今年年初由信产部公布的下一代DVD“电子行业推荐性标准”目前处境不妙。   先是日本的两个蓝光标准将战火燃到中国。9月底,两家中国碟机巨头夏新和长虹同时宣称:在全球两大下一代DVD标准中,加盟东芝率领的HD-DVD阵营,并即将向市场投放支持HD-DVD标准的高清晰度碟机。   之后,另一条不利消息传出,设在清华大学的光盘国家工程研究中心(OMNERC)向国际DVD论坛工作组提交建议,希望能基于HD-DVD标准开发一种只面向中国市场的DVD格式,并且已经在9月16日获得该工作组的批准。   更大的问题在于,市场似乎倒向了EVD国内的老对手——HVD一边。两年来,EVD、HVD、HDV三个红光标准的同门兄弟上演了一出阋墙之争,虽然最终由信产部宣布了EVD的胜利,但从最近的市场表现来看,显然消费者对此并不完全买账——国庆期间,创维联手国美发动高清HVD强势推广战,主推1080pHVD新产品。10月份以来,EVD碟机在北京国美的销量只占到竞争对手HVD的1/10。   老对手   这是一个老话题:中国的技术标准应该是怎样的形成机制?一项技术标准要怎样成为事实标准?   8个月之前,EVD阵营以为万事俱备,只欠一纸信息产业部的行业标准认证。今年1—2月份,围绕着下一代DVD标准,经过一场扑朔迷离、众说纷纭的标准争夺战,此前犹豫了半年多的信息产业部“突然”于2月23日宣布,下一代DVD的“电子行业推荐性标准”为EVD标准(见本刊2005年第6期《信产部解套高清碟机标准幕后》一文)。   但8个月过去,人们并未看到EVD在高清碟机市场上一骑绝尘的情形,反而看到的是EVD的对手们发动的强劲挑战。“十一”期间,HVD标准阵营大将创维联手零售巨头国美发动的高清HVD强势“国庆大反攻”取得了战果,国美电器北京分公司广告宣传部经理陈琳对《商务周刊》透露,在北京地区,虽然与主流的DVD相比,EVD、HVD、HDV三种标准的产品销量都处于下风,但10月份以来EVD碟机的销量只占到竞争对手HDV的1/2、HVD的1/10。   陈琳说:“HVD新产品在技术和价格上具有优势,所以消费者比较认可。”   目前市场上HVD的价格已经“完全与DVD接轨”,HVD联盟打出“做500元的高清碟机”的口号,而EVD碟机的价格仍然高企在900多元。   EVD阵营中的主导企业之一新科集团副总经理樊文建对此辩解到,价格上的差异正说明EVD与HVD不是同一层级的产品。他强调:“目前在中国市场上,唯一的高清标准就是EVD,其他的都是DVD代次或者差异化的DVD产品,高清的价格当然比较高了。”   但业内人士认为,实际的原因在于EVD的芯片是从美国LSIlogic公司购买的,而HVD的芯片由上海晶晨公司自主开发,二者成本不一样。   显然,HVD并没有因为EVD在“行业推荐标准”上的胜出而放弃努力。今年4月23日,上海信息家电行业协会在上海宣布,将HVD联盟上报的《HVD视盘机通用规范》确定为联合性企业标准向外发布,创维、海尔、TCL等32家企业加入HVD联盟。这个联盟中,家电巨头需要找到能促销高清电视的概念碟机,HVD需要借助家电巨头的销售网络,双方结成稳固的联盟。在与创维等家电巨头的产品捆绑销售策略下,HVD销量相对EVD节节上升。   EVD技术标准的持有者北京阜国数字公司总裁郝杰对此有些无可奈何,但他也指出,HVD真正零售的销量很小,大多是作为电视机的赠品在送。“白送的东西并不等于消费者会去买这个东西。”郝杰说。   新对手   市场上的胜负可以再扳过来,对EVD来说,政府部门态度的悄然转变也许是最可怕的。光盘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陆达表示,向国际DVD论坛工作组提交的基于HD-DVD标准开发中国DVD格式提案,是该中心和信息产业部第三研究所一起合作提交的。   陆达的解释耐人寻味。他说,以中国企业的实力来说,不可能像索尼和松下那样自己来研发一个标准,目前中国企业只能在主流的方向上加入自己的知识产权。   “国际上已确定下一代DVD技术基于蓝光技术。EVD基于红光技术,属于过渡标准,根本就不是下一代的DVD。”陆达说,“我们进行的是下一代DVD标准研究工作,而这并不和EVD有冲突。”   消息一出,业界哗然。EVD主要投资商今典集团董事长张宝全随后于10月18日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这是“引狼入室”和“想骗国家的经费”。他认为,光盘中心的做法,会使中国高清市场被日本HD-DVD阵营掌控,新标准开发者希望通过谈判实现与HD-DVD阵营专利互免,只是中方的一厢情愿。   郝杰也评价说,光盘中心的这一举措是“牺牲产业利益为自己换得商业利益的一种做法,妄图给日本标准披上一个中国标准的外衣”。   他认为,此事的背景在于日本两大基于蓝光的标准蓝光DVD和HD-DVD之间的争夺已经白热化,双方正在拉拢和收买同盟军,清华大学的光盘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和HD-DVD的主导厂商东芝都是国际DVD论坛的成员,因此HD-DVD“拉到了光盘中心”。   但是,长期关注DVD行业的西安交通大学科技政策与管理研究所张胜博士却认为,中国加入到主流技术的研发中没有什么不好,“自主研发不意味着关起门来自己搞研发。HD-DVD现在只是一个不完善的基本技术模型,需要其他很多技术做补充。”他认为,如果光盘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的态度真的得到了信息产业部的支持,这说明政府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红光和蓝光标准通过市场上的竞争来决定到底谁会成为事实标准。   鹿死谁手   即使光盘中心不入局,EVD早晚要面对日本的两个蓝光标准,即索尼和松下主导的蓝光DVD,以及东芝和NEC率领的HD-DVD标准。   一位长期跟踪DVD行业的研究人士向《商务周刊》介绍,下一代高清影碟,关键技术是在于存储技术的突破,然后才是编码格式的改进。尽管在编码算法上有差异,但严格意义上讲,DVD、EVD、HVD、HDV以及台湾的FVD都属于红光技术,它们在光学元件和基本储存介质上没有根本性的不同,即碟机的最核心的精密机械没有变化。   “所以我将这几个红光标准的竞争称为兄弟阋墙。”她说。   但日本的蓝光DVD和HD-DVD在光学元件上与当前的DVD相比有变化,从而大大提高储存介质的密度,这是本质的区别。她指出,由于存储技术的限制,即使分辨率一样,红光DVD的画质也无法和蓝光DVD相比。在容量上,采用HD-DVD标准和蓝光DVD标准的光盘容量可以达到几十GB,而采用EVD标准的光盘容量只有约8.5GB。   更重要的是碟片内容。在内容提供商方面,国际上主流的影视产品基本控制在美国好莱坞几大电影公司手中,而它们正是蓝光阵营的联盟成员,无论是对内容产业的控制力还是用户基础方面,都非红光阵营可比。   在2004年7月举行的中国视听产业高峰论坛上,信息产业部第三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田玉静也曾指出,包括EVD、HVD、HDV在内的高清碟机当前均存在问题,三种格式在音频与视频的压缩处理上与传统DVD碟机区别不大,都只能说是传统DVD产品的功能附加。   蓝光标准对EVD和HVD等红光标准的威胁已经越来越近。分析人士指出,如果到明年蓝光产品进入中国前,红光阵营还不能确立市场优势,2007年的日子就很艰难了。   但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路风仍然坚持认为,这并不意味着红光阵营没有机会。“一种新产品推出后,消费者对原有产品的路径依赖和其相关配套设备的升级都会形成一定的时滞效应。”他仍然寄希望于红光阵营能迅速占领中国市场,成为事实标准。“消费电子类产品都会有网络效应和规模效应。”他说,“红光阵营成为主导产品后,蓝光就必须向下兼容才能进入中国市场,即术语上的‘交叉许可’。”   但现在看来,红光标准的普及速度显然不够快。夏新和长虹转而支持HD-DVD,光盘中心要做HD-DVD标准,都是这种悲观预期的表现。   路风指出造成此局面的部分责任,在于信产部今年2月指定EVD为唯一的行业标准。“信息产业部宣布EVD为标准之后,消费者不信任其他红光标准了。但EVD成本下不来,没法替代DVD,导致的后果就是中国的红光高清标准在今年一年内普及非常慢。”他认为,标准要成为市场标准必须要经过市场的竞争,在市场竞争还没有展开之前,政府用行政手段规定了一个标准,实际上忽略了一个标准要成为事实标准必须成为主导设计,而主导设计必须是市场接受的。   路风指出:“既然是推荐标准,就不必是唯一的。目前亡羊补牢的办法,就是将HVD和HDV也公布为推荐标准,让中国的红光标准在充分竞争中获得中国消费者的认可。”

希腊买房移民

美国移民排期

美国EB-5移民

爱尔兰移民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