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伸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伸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江苏钢贸商自曝贷款账本贷款成本高达四成济南

发布时间:2020-10-19 02:38:41 阅读: 来源:拉伸膜厂家

8月19日,南京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高温天气终于有到头的迹象,已经在家歇了三四天的钢贸公司业务员王晓丹终于愿意去办公室了,不过还不到下午5点,她就开始准备下班了。“现在又没什么业务,天又那么热,老板说没事可以不来。”王晓丹告诉记者,最近银行已经把钢贸贷款全部停掉了,他们公司已经没钱拿货和垫款,业务基本陷入停滞。《华夏时报》记者也从多家银行信贷部门人士那里证实,从本月开始,银行的确已经全部停放钢贸贷款。

“对于钢材(3817,40.00,1.06%)市场的贷款的确不再新增了,不过一些有真实供销合同的还是给贷。”工行苏州分行信贷科一位负责人指出,钢贸行业的最大问题是钢贸商套取银行资金进行金融投资,因此必须要加速去杠杆化才能恢复。

然而记者了解到,事实上,一些银行和中介机构却利用钢贸商的弱势地位“趁火打劫”,一位钢贸商提供的贷款成本显示,一笔流动资金贷款的成本费用高达40%,直追民间高利贷。

“现在就是直接不给贷”

随着钢贸企业的违约风潮越发猛烈,银行对钢贸贷款的风险容忍度也在进一步降低。“现在就是直接不给贷,不管你怎么样,除非有房产抵押,钢材抵押也不收。”8月19日,记者来到南京银通物资交易中心,南京宝安贸易公司总经理张福龙告诉记者,现在银行对钢贸企业贷款其实就是一刀切,他们公司从前年开始就没有拿过一分钱贷款。

而该交易中心另一家钢贸公司老板周先生也告诉记者,银行全面停发钢贸贷款大概是从这个月开始,不过大部分企业从年初就已经“断粮”了。

“之前是资质差的不给贷,正常还贷的还是能贷到的,现在银行是只收不放,按期还款也贷不到。”周先生表示。

一些银行业人士的说法也证实了上述情况。建行南通分行一位负责人表示,目前他们不再新增钢贸贷款,“虽然不排除有些企业质量还是不错的,但是钢贸行业整体风险比较大,我们也是从风控考虑,只能全部停掉。”

“停贷主要针对钢材市场,钢贸行业的群体性风险比较大,以前他们贷款都有同行担保,现在连担保人都自身难保,全部处于违约状态,很难说谁的资质更好。”工行苏州分行一位信贷部门人士告诉记者。

今年7月份,苏州工行曾曝出“委托理财欺诈事件”,起因是借款人钢贸商左修武因无法偿还委托贷款而“跑路”,债权人只得将讨债矛头指向苏州工行。不过,被钢贸商拉下水的远不止工行一家。

去年8月,交行苏州分行因为拒绝给钢贸商发放700万元贷款而被后者上门讨说法。而按照此前该行的政策,钢贸商如果正常还贷是可以续贷的,之所以“出尔反尔”还是为了控制风险。

苏州是江苏钢贸商“重镇”,针对钢贸贷款风险问题,苏州市银监局曾在7月份召开钢贸市场维稳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要求银行工作应从维稳大局出发,确保苏州钢市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对于“支持类”钢市,原则上银行应按5月末的摸底余额,不压贷、不抽贷。对于“稳定类”钢市,则要重点做好资产保全工作,对其中有继续经营意愿的商户,在做好资产保全的前提下,给予适当支持。

对于银监会要求,前述银行人士均表示,对于有抵押和有供货合同的钢贸商,还是可以发放贷款的。

贷款清单暴露成本

事实上,钢贸企业曾经是各家银行和担保机构争夺的“一块肥肉”,钢贸贷款规模一度是考核信贷部门的重要指标。有钢贸商给记者的两份贷款成本清单显示,一笔钢贸流动资金贷款的各项成本总额占贷款总额的比例竟然高达40%。

记者获得的这份清单显示,该企业在2011年贷款900万,而要想获得放贷,企业要先交300万元保证金到银行,另外要先自行筹措900万元现金拿到同金额承兑汇票,银行要收取0.05%的手续费,即4500元。

据该钢贸商测算,在900万贷款批下后,要归还之前开承兑汇票借来的资金,再将900万承兑汇票以半年期5.4%的利率找其他银行或票据公司贴现,这块支出是49万元;在担保公司方面,企业要交纳8.1万元的担保费;在获得贷款后,企业要向银行交纳6.9万元财物顾问费;要想拿到贷款,银行还要求企业购买银行代售的保险产品13万元,企业退保损失6.5万元;最后一部分自然是贷款利息,按照当时月利率0.6%计算,900万元6个月的利息就要32.4万元。

清单显示,以上所有费用支出是103.35万元,扣除300万元保证金和900万民间拆借利息后,企业实际到账金额是488.55万元,实际用款487.55万元。按此折算的这笔贷款的年利率为103.35万÷488.55万÷6×12=42.3%,这一成本甚至超过不少民间借贷的利率水平。

除了担保贷款外,不少钢贸商还采用银票贷款。

上述企业给记者提供的银票贷款成本清单显示,以900万6个月期银票贷款为例,要支出承兑手续费9000元、财务顾问费4.5万元、1800万承兑贴现利息98万、担保费8.1万、保险产品退保费6.5万、敞口费7.65万。合计费用为125.65万元,扣除保证金和所有费用后实际到账为465.25万元,折合年利率达到54%。

“到了银行贷款,除了要支出规定的费用外,还有很多‘潜规则费用’,比如你贷款后不能取出来,还要存在它那儿,另外还要认购一定数量的基金、理财产品。”上述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据了解,鉴于银行贷款乱收费较为严重,银监会在去年初发文叫停部分收费项目,如银行财务顾问费就已在去年停收。然而即便如此,企业贷款过程中的隐形成本依然令人咋舌。

在7月份苏州银监局的电话会议上也直指一些银行在减费让利方面没有吃透。苏州银监局指出,部分银行对列入支持类和稳定类的市场和商户,仍然执行贷款利率上浮40%、银票保证金比例不低于50%的授信要求,这不利于整个钢市维稳。

钢贸商急速去杠杆化

南京银通物资交易中心曾经是仅次于中储钢材市场的南京第二大钢贸市场,回忆起多年前的盛况,周先生形容道,“当时想要个门面不容易,都要找关系排队,房租贵得吓人。”

然而记者近日在市场里看到,虽然才下午3点多,但是楼内已经是人声寥落,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店里已经空无一物,只有店外的招牌仍未拆去,表明这里也曾经热闹过。即便是营业的店面,也是仅有一两个人在里面对着电脑打游戏或聊天,甚至有的老板还把孩子带来“磨时间”。

“只有退潮了,才能看出来谁在裸泳。”张福龙用了一句时髦名言形容目前的钢贸市场,“钢贸市场洗牌也不是一天两天,几年下来,该死的都死掉了,该跑的也都跑了,还留在这儿的说明都还是有点实力的。”

张福龙表示,现在还能在这个市场继续营业的钢贸商,虽然日子也不好过,但大部分都是有工程项目在手里的,“只要有订单,自有资金多的就多做点,资金少的就少做点,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胆子那么大去扩张。”

“钢贸商的倒闭,主要是大家没把融来的资金投到主业上,而是投到了其他地方。”中伟钢物联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宏强表示。

“钢贸行业需要去杠杆化。”上述工行苏州分行人士认为,此前的钢贸商经营模式存在问题,投机气氛太浓厚,“很多企业拿到贷款投资房地产,放高利贷等,刚开始还能抱团还贷,后来出了问题就变成了‘抱团拒还’。”

而有银行人士也坦陈,在钢贸行业景气时,银行对于钢贸商的贷款投向监控不够严格,有的钢贸商制作虚假的供货合同,用同一批钢材质押给不同银行以套取资金,一旦钢材价格下跌,甚至连担保公司也参与违规。

不过,虽然经过大规模洗牌,但是业内人士对钢贸行业的前景依然担忧。

李宏强认为,现在钢材市场需求和产能扩张严重不成比例,“国家控制产能,淘汰小钢厂,结果呢,关了10个小钢厂,新建一个大高炉比关的10个产能更高,所以产能越控制越大。关键是国家没有引导大家去开发现在仍然需要进口的品种,大家都在低端市场同质化竞争。”

“钢贸商的冬天还没来。”李宏强表示,现在钢贸企业的利润率太低,未来还会面临大规模的整合,“这是市场规律所决定的,行业利润受到压缩,钢厂风险向终端转移,低利润还会淘汰一大批钢贸商。”

深圳废电缆回收

环境应急预案

七氟丙烷灭火装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