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伸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伸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郭德纲曝何云伟李菁挖角曾邀半数成员转会《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8:13:22 阅读: 来源:拉伸膜厂家

郭德纲(资料图片)

近日,德云社三里屯分社重张开业,心情大好的郭德纲接受了媒体专访。回顾一个月来发生的是是非非,郭德纲后悔一时冲动引来麻烦一堆。老郭强调,自己骂的不是记者是狗仔队,希望记者朋友能够谅解。他同时透露,德云社已请律师完善了员工的劳动合同,“今后若有人离开德云社,可以,但一定要心平气和地分手。”

谈“打人”“打人事件算是个教训”

回顾李鹤彪打人事件,郭德纲表示打人确实不对,他再次澄清自己没骂过记者。“记者朋友可以听录音,我本意骂的是打着记者旗号的狗仔队。如果有人说‘说相声的没好人’,我一定不生气,因为我没招他,他生气说错话一定是口误,不是本意。”

郭德纲很后悔在舞台上的一时冲动说出了那几句“招惹是非”的话,他坦言这一个多月的“麻烦”是对自己人生二三十年来的恶补,“以前我不会心态如此平和地跟你说这些话,经历后才知道自己长大了、成熟了。这也算是个教训吧。”谈及与《每日文娱播报》的交恶,郭德纲表示此前双方关系特别好,“但这次偷拍我没想到,我还冤枉过我的经纪人王海,质问他为什么不给电视台提供专访我直接回应的机会。其实我是愿意配合媒体的,但对偷拍手段实感失望。”记者追问老郭是否愿意道歉,他沉思片刻后说:“互谅互歉吧。”[page_break]

谈“出走” “我永远把小伟当兄弟”

谈及何云伟和李菁的离开,郭德纲坦言至今也不知道原委,但他确实不愿意他们离开这里。郭德纲的经纪人王海分析,在何云伟闹离婚事件中,老郭曾严厉批评他,劝小伟别离,并停过他几场演出作为惩罚。

郭德纲喃喃自语道:“莫非小伟记我仇,因为那次的停演而退社?其他的我真想不出理由来了。”郭德纲表示,从王海处他了解到何云伟、李菁在退社后,多次邀请德云社超过半数的人加盟他们的演出团体,“都是为了生计吧,退出的人不是仇人,我永远把他们当兄弟,除非他们不认我。”

谈合同 “制度不能对不起员工”

郭德纲表示,退社的事情让他意识到员工的合同必须要制定完善。“在停业自查的时间里,我与新老员工们重新签订了合同,希望规章制度不能对不起员工,也不能任由他们随意胡来。签约期为5年和10年两档,自愿选择。”

郭德纲说,以后演员再出去演戏、做主持,只能由德云社演出部出面代替洽谈,德云社绝不会再发生捧红一个出走一个的尴尬事了。老郭也表示,合同期满后任由演员跳槽,他希望大家能心平气和说再见。郭德纲还透露,昨天中午他和曹云金通过电话,他表态不能不让金子去挣钱,金子也表示小剧场什么时候有需要就过来。所以不存在曹云金已退出德云社一说。[page_break]

对话郭德纲:

记者:当初你预计到何云伟、李菁会走吗?

郭德纲:预计到了,但我还有幻想,觉得我加倍疼你事情就不会这样,但“爹亲、娘亲不如钱亲”。王海告诉我这一段时间,德云社半数的人都接到过何李的邀请电话。

记者:你怎么看这种挖角儿行为?

郭德纲:所有的演员都和我签订了演出合同,你要走的话那就打官司。大家都认可这个合同,如果退出要负法律责任。不过以后有徒弟合同到期了也想走,我都允许也支持,天底下不可能就一个德云社。如果有徒弟说想去西安开小剧场,我全力支持,全中国到处都是我徒弟,我也露脸啊,只是走时不要闹得不愉快。

李菁同郭德纲共过苦?

据相声资深票友东东枪撰写的《谁是郭德纲?》记载,2002年,李菁便和郭德纲、张文顺在北京大栅栏内的广德楼办起了“北京相声大会”。李菁1978年出生,从小师从快板名家梁厚民,当时还在北京工业大学读书。他和郭德纲,以及一些不定期来帮忙的京津同行,撑起了相声大会的演出。和德云社走得很近的知情人士学风(化名)告诉记者,郭德纲早期闯荡北京时,无论是在演员比观众还多(最少时仅一个观众)的华声天桥,还是三个演员顶一整场的相声大会,李菁都是和郭德纲一起共过苦的同事。

何云伟的经历就更有意思了。郭德纲1998年起在中和戏院说相声,当时只有17岁、还叫“何伟”的他便每场必到。2002

fue植发的费用

打童颜针有副作用吗

北京做处女膜修复那点好

做自体软骨隆鼻一般用什么材料